受贈農地10年被追繳千萬稅 他告贏了政府

2020-11-20 22:31經濟日報 文/資深媒體記者林文義

享受不課稅優惠農地的農業使用證明,在十年後被撤銷,稅捐機關竟重新補稅,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指出,這種補稅方式已經違法。

朱君在2008年獲贈一筆高雄市的農地,因稅法規定,納稅人獲贈農地繼續做農業使用,可申請不課土地增值稅(簡稱土增稅)。朱君獲贈農地後,取得高雄市田寮區公所核發土地做農業使用證明,並經高雄市稅捐處核准不課土增稅。

但十年後田寮區公所卻以朱君獲贈的農地上,早有建築物以及車庫等違規物品,已違反農業使用的規定,於2017年7月13日撤銷區公所於2008年發給朱君的農業使用證明,並通知稅捐處,稅捐處在2017年9月8日對朱君補稅,補稅金額約一千萬元。

這裡須先釐清一個問題,一般來說,贈與財產給他人,原則上是由贈與的人要去繳納贈與稅,但土地是非常特殊的財產,當贈與的財產是土地時,則「贈與稅仍是送出土地的贈與人要繳納」,但土地因贈與移轉,須繳納「土增稅的人卻是受贈人」,因本案朱君在十年前獲贈土地,所以十年後稅捐處補課土增稅時,就找到朱君頭上,而不是去找當初送農地給朱君的贈與人。

另外,按照稅捐稽徵法的規定,稅捐機關對納稅人課稅,必須遵守核課期間的限制。所謂「核課期間」的意思,簡單講就類似稅捐機關的追稅期限。依稅捐稽徵法規定,納稅人應納的稅款若已經依法申報,且沒有用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稅捐機關可追稅的核課期間是五年,但對於未於規定期間內申報,或故意以詐術及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核課期間就拉長為七年。並且,應課稅的稅款在核課期間內,被稅捐機關發現,仍可補稅再加處款,但在核課期間未發現漏稅,一旦過了核課期間,就不可再補稅處罰。

而朱君被補稅的案件卻非常怪異,因為依法稅捐處可追稅的核課期間,最長也就是七年,但朱君獲贈農地的事件都已過了十年了,為何稅捐處還可對朱君補稅?關鍵出在財政部一則解釋令。

朱君被稅捐處補稅後不服,上法院打官司就主張這個案件在2008年2月15日就向稅捐處申報,就算以最長的七年核課期間來計算,到2015年2月14日核課期間就屆滿了。而稅捐處到了2017年才補稅,早已超過本案的核課期間了,因此,依法稅捐處不得再對朱君補稅處罰才對。

但是稅捐處對核課期間的算法和朱君並不相同,稅捐處的依據是財政部2012年發布的台財稅第10104003150號解釋,財政部在這號解釋令中說,對於享受不課土增稅的農地,若事後農業機關(本案即田寮區公所)撤銷原核發的農地作農業使用證明,各稅捐機關須等到接獲農業機關撤回通知後,才可根據這項通知,補課原不課徵的土增稅,而且,補稅的核課期間,要從稅捐機關收到農業機關更正通知的收件日才起算。

稅捐處依據這個解釋令主張,本案田寮區公所是在2017年7月13日才通知高雄市稅捐處,該區公所已撤銷當年發給朱君的農地使用證明書,所以核課期間應該從2017年7月13日這一天開始起算,而稅捐處在2017年9月8日就對朱君補課土增稅,並未超過核課期間。

農業證明證據力 稅捐機關須審核

然而,最高行政法院卻認為,農地移轉須取得農業使用證明,做為申請不課土增稅的要件,是為了降低稅捐機關與納稅人的舉證成本,但並非稅捐機關須受這紙農業使用證明拘束;也就是說,農業機關開出農業使用證明後,這項證明的證據力如何,仍須由稅捐機關依稅法規定自行審核。

相關資料顯示,這塊農地在朱君受贈之前,農地上就建物存在,則田寮區公所在2008年發放農業使用證明後,稅捐處事後並未逐年查核,等到2017年7月田寮區公所撤銷2008年所發的農業使用證明,並通知稅捐處後,稅捐處才對朱君課稅,兩者相差已十年之久;而且,本案核課期間的期限,仍須依稅捐稽徵法規定辦理才對,以朱君於2008年向稅捐處申報時起算,就算以較長的七年核課期間計算,到2015年時核課期間就已屆滿,依法稅捐處不能再對朱君補稅,然而,財政部2012年台財稅第10104003150號解釋令,卻將核課期間延長到稅捐處接到田寮區公所,於2017年撤銷通知時才起算,這個解釋令已牴觸稅捐稽徵法,且對人民的權利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自屬違法。最高行政法院判決高雄市稅捐處敗訴。

財政部這號解釋令被最高行政法院判決違法,對納稅人權利將產生重大影響,納稅人須注意這項新的法律見解,以保障自己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