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獨董功能 打破團體迷思

2021-08-27 03:44經濟日報 柯承恩

在當前公司治理的規範下,主管機關推動獨立董事的重點是放在符合法規遵循的範圍,著重獨立董事在監督上的角色,而較沒有強調獨立董事對於公司在決策與長期策略發展可以提供的貢獻。尤其面對宏觀環境與科技變化對於企業長期發展的衝擊更是不可忽視。

當前世界經濟由全球化轉向區域化、美中全球爭霸、科技快速發展,與新冠疫情衝擊等,除了短期的影響之外,也導致了未來的所謂的新常態社會與經濟行為,企業要如何調整長短期的策略決策,因應變局,更加重要。

在公司經營的策略決策上,董事會是法律結構的最終決策者,然而董事會係以集會的方式做共同的決定,而且董事會的董事除非也是經營團隊的成員,並非是公司的專任人員,他對於公司事務的了解未必深入,也未必有充分的資訊,那他對公司重大的決策能發揮什麼功能?可是他又是法律上的決策者,它究竟扮演什麼角色?或者只是經營團隊已經決定後的背書者?這就是獨立董事所面對的問題,確實值得深入思考。

假設是一個較健全的企業,公司在董事會討論重大決策之前,經營團隊必須要先做內部討論,對於各個決策的目的、方法、預期成果等先做周延的分析,並在高階經營團隊會議中討論後,由經營者做成初步決議,再送董事會做最後的決定。在經營團隊的討論過程中,原則上對於決策所需要考慮的問題都應該有充分的討論,才能提到董事會,這時獨立董事參與董事會的討論還能做什麼改變,或能夠對原來的議案做更有加值的修正嗎?其實在這過程中,潛藏著團體迷思帶來的風險,獨立董事可以協助克服。

團體迷思指的是在團體決策過程中,出現成員產生附和團隊觀點或意見的行為,使得團隊討論時的資訊或論證不夠周延,但又以為已充分討論了,這種迷思有幾個原因。通常企業會強調團隊精神,以強化內部的凝聚力。凝聚力高的團隊,成員可能會不願意提出與別人不同的想法或批判性的問題的,以維持團隊的和諧與精神。

而且,除非一個組織有非常開放的文化,組織的成員有面對階層權威的心理壓力,尤其是高層已經表達態度的時候,較低階的成員可能更不敢當面提出不同意見,因此造成溝通上資訊的自我過濾,而無法讓正反的看法得到充分的討論,導致在決策時不容易獲得足夠的資訊。

團體討論出現一致的結論是一種力量,但如果此種一致性是缺乏多元而充分的討論,反而會陷入團體迷思的困境,提高了決策中的風險。決策者即使理解「兼聽、多聞、獨斷」的道理,也可能因為團體迷思,使最後決策的風險大幅提高而不自知。

在董事會中要減少團隊迷思的偏差,獨立董事就可發揮重要的功能。獨立董事的基本要件就是「獨立」與「專業」,「獨立」是指他不是公司的內部人也不是有財務或業務利害關係的人,減少他受到組織權威與個人利害關係的影響。當獨立董事瞭解到他所處的角色與職責,他比較能夠突破團體迷思,提供客觀專業的意見,即使最後沒有改變經營團隊的決定,但也可能強化當初沒有思考到的的面向,協助董事會達成更優質的決策。

公司如能慎選具專業的獨立董事,善用獨立董事的知識與經驗,而獨立董事也採行積極的作為,對於公司整體與會議議題有足夠的了解與事先的準備,就更能協助公司在面對多變環境中,所需採擇的決策發揮實質的貢獻。(作者是台灣大學名譽教授)